別跟著我、別跟著我、別跟……
國二那年,我死纏著你,即使你一直拒絕我、躲我。

因為我相信,總有一天你會答應的。

其實,這只不過是想接近你的理由吧?

×

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要求,袁程恩只是皺皺眉頭,冷冷地說了一句話:「我拒絕。」
下一秒,他推推鏡框,頭也不回地離去。

「等等啦……別走!!」徐婉姈向前拉住他的衣袖。

她讀書不會、家事不會,但是「死纏爛打」是她最會的。

「……妳叫什麼名字?」沉默了許久,袁程恩只吐出幾個字。
他似乎放棄繼續跟眼前這個女孩爭辯。


「要別人報名字前,自己應該先報上名來吧?」

“……是誰來拜託誰呀?”
袁程恩在心裡偷偷想著,他沒有將這句吐槽說出來,因為那有違他的形象。

「袁程恩。」他紳士地瞧著她,一言一型都優雅得嚇人。
「徐婉姈。」

×

「四年了,時間過得可真快。」

圖書館的人煙漸漸散去,袁程恩這時才發現自己發了好一陣子的呆,桌上的書連一頁也沒翻動,只是乖乖地躺平在桌上。

頓時,他發現眼前有個人影,雖然不管是誰他都起不了什麼興趣,但眼前這個人的動作、習慣,都像極了那個曾經讓自己動心的女孩。


「什麼四年阿……我都不知道你這麼念舊。」

聽見那到帶著點柔情的聲音,他抬起頭,沒有任何表情……
應該說他不知道自己該用什麼表情面對她。

「偷聽別人說話,是很沒禮貌的事,妳以前的老師沒教過妳嗎?」

「我正大光明的聽,再說,我以前的老師只會用一種調調對我說:『這裡錯了』、『那題要改』。」

「……。」

無言,但徐婉姈卻看見袁程恩的嘴角悄悄地露出一點點笑容。

 


「怎麼又折回來了?」收起笑容,袁程恩突然說了這麼一句話。

「折回來?」
像是心靈相通般,徐婉姈面對他那去頭去尾的問句,還是找到了答案。
「我跟天樂說有東西忘了拿。」因為,我看見你在這裡。

那句話,徐婉姈怎樣都說不出口。

 


「難得你會去關心自己以外的人。」
她沒等袁程恩問她細節,因為即使他問了,徐婉姈也不會回答他。
與其讓那個話題繼續尷尬下去,不如重新開個話題。

「是嗎?因為我遇到了一個很愛管別人嫌事的女人,時間一久,就被她傳染了。」袁程恩輕笑著,他沒有點破徐婉姈那未完的話,因為他很了解她。

然而,再了解又有什麼用呢?

 

徐婉姈愣了一下,她是知道袁程恩的本質有點惡劣,但這是他們分開後,第一次聽到他譏諷她。

感覺,就像以前一樣。


「那是因為有個人定力不夠,簡簡單單就被別人拉著鼻子跑。」徐婉姈從思緒中回到現實。

「還不都是因為有人硬拉著我跟上她的節奏。」袁程恩笑著低下頭,翻了一頁。

「喂……你很失禮耶!我什麼時候這麼霸道了。」徐婉姈嘟起嘴,輕敲著桌面,不滿地抱怨著。

“……竟然不知不覺就露出笑容,每每跟她在一起,我就露出本性。”
袁程恩心想著,他立刻收起笑意,輕描淡寫地回答她。

「從國二就沒改變過。倒是變得比較喜歡鬧事……」冷冷地說著,袁程恩連頭都沒抬。

 

「如果你是說賴惠如的話,那是她自己來惹我的。」徐婉姈把玩著髮尾,一臉「不是我的錯」的表情。

「她只是比一般人任性、比一般人還有自我意識。」

「什麼比一般人阿……你到底要袒護她到什麼時候!?」她停下把玩著髮尾的手,定定地看著他。

「我不明白,為什麼那個暑假讓你變了回來,你又變回那個有事只往自己肚裡吞的袁程恩。」

 

「有很多事……是說不清的。」


沉默壓得兩人喘不過氣--…

 

「這裡還是像以前一樣,以前我都是坐在這個位置挨你的罵。」徐婉姈試圖轉移話題,她起身走向靠窗邊最近的桌椅,撫著木椅上的痕跡。

這間圖書館,是國中部和高中部的分界,對於直升的徐婉姈而言,這裡也是唯一能讓她碰到李威漢的地方,當然,還有他。

從國中到現在都沒有變過,他們的回憶都停留在那段片刻--…

×

「袁程恩!外找!」一道急迫的喊叫聲,讓教室裡的所有人都看向走廊。

「是誰阿?來找袁程恩的耶!」此起彼落的討論聲充斥在袁程恩耳裡。


「老哥,你真的很受歡迎耶!」坐在袁程恩隔壁的男同學調侃著他,看到袁程恩有點驚慌失措的表情很好玩,至少男同學是這麼想的。

「我不認識她。」袁程恩冷冷地說著。

「哪個來跟你告白的女生,你認識人家呀!」男同學不避諱地說著。

「齊向璟,下一節是數學課。」他不理會齊向璟的調侃,目光也從走廊回了過來。

「什麼!!?糟……下一節老師會叫我耶……」本來興高采烈的心情,全被袁程恩的一句話給潑冷了。
「欸欸!借我筆記啦!」

「……」像是捉弄他一般,袁程恩並沒有拿出筆記,只是冷冷地瞧他一眼。

「我剛剛錯了!!好心的程恩大哥,借我吧!」見袁程恩沒有拿出筆記的意願,齊向璟這回可不敢再開他玩笑了。

「拿去。」把筆記丟到齊向璟懷裡,見他兩步做一步地跑回座位上,他才覺得自己的耳根子稍微清靜了一點。

“……這灼熱的視線是怎麼回事?”

背都快燒起來了!!

他不安地回過頭,在人海中找到了那到目光的主人,是她,徐婉姈……

“她竟然還不走,我都刻意不去理她了。”


自從那次拒絕她後,徐婉姈這女人便闖入了他的生活。

一大早、下課時間、放學……
無時無刻她都會從不知名的地方冒出來。

反覆地、每天地、不間斷地,根本是到了跟蹤狂的地步。

「妳煩不煩?」他走出教室,不耐煩地看著蹲在地上的徐婉姈。

袁程恩頭一次無法紳士地面對一個人,他的話隨著日以繼夜的煩躁而加重,不再是一開始那種溫和的語氣。

或許,他從來沒對眼前這個女孩輕聲細語過。

「不煩。」她笑著回答他。

她不會讀書,偏偏耐力好得嚇人。

明知袁程恩不喜歡有她跟著,但她就是纏定他了。

一定不僅僅是要袁程恩教她唸書,雖然現在還不明顯,但徐婉姈對他好奇得不得了。

「妳的確不煩,但我很煩。」別再來打亂我的生活。

袁程恩沒有說出口,或許是覺得這句話有些毒辣,但又或許……有別的原因。

「那就答應我。」徐婉姈並沒有因為他的話而感到沮喪。

 

 

 

 

「……我可以拒絕嗎?」

 

shelly804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