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想成為嗨咖(妳已經是了!!!!-


你說過要成一個圓,需要右半邊,也需要左半邊。
什麼時候,你會想起我曾經是你的左半邊?

×

「風好涼喔……」

躺在足球場旁的草地上,徐婉姈絲毫不擔心會被巡堂的教官發現。


“唉--”


輕嘆了口氣,她閉上眼,想起了剛剛在後的那場意外。

看見袁程恩毫不反抗地讓賴惠如挽著,徐婉姈心裡就有氣。

一向最討厭和女孩子糾纏不清的袁程恩,卻和自己以外的女生這麼親暱,她氣!氣袁程恩那樣的改變!!

「好涼……最好下場雨,把一切不愉快都洗掉!」

撫著被風輕撩起的瀏海,她怎麼可能忘得了,以前這樣子的輕撫可是他的專利。


舒服的溫度讓徐婉姈不自覺地睡著了,夢裡,是兩人最愉快的時候,是她最想回去的過往。

偏偏,現實和虛幻總在一線之隔。

 


噹噹--噹--

清脆的聲響喚醒了徐婉姈的意識,同時,她也聽見了有人在叫自己的聲音,一道急迫的聲音。

「婉姈大姊……大姊!」

「唔……?」緩緩睜開眼,徐婉姈似乎還未睡醒,模糊的視線讓她想不起眼前這個人:「你誰阿……?」

「大姊,妳睡昏啦!一整天不見妳的蹤影,害我被迫傷耳。」眼前這個男孩嘰哩瓜拉說個不停:「俐云大姊真的很……很會唸耶。她一看見妳不在,就數落了我一整天!」

「噢……是天樂阿。」徐婉姈起身。

看來她想起了這熟悉的臉龐,是那一天到晚跟在自己身邊的小學弟--江天樂。
而後,徐婉姈拍拍那男孩的肩膀:「唉……害你受苦了。」
她笑笑,相處了六年,她又怎麼會不知道俐云的個性呢。

安慰的同時她也料想到明天來學校會是什麼情況。
只能用一個字兼一嘆詞來形容:「慘」、「唉」

「妳知道就好,我可不想被白罵了一頓,而當事人卻不知道替身的辛苦。」他聳聳肩,提起徐婉姈的書包。

「我明白。」婉姈輕聲笑道。

自從上一個暑假過後,她再也無法像以前那樣,笑得開心、笑得自在。

在這樣大的校園裡,能促使她來學校的理由已經不多了。
即使有好朋友、可愛的學弟妹,但似乎就是少了什麼。

然而,這個「什麼」,沒有人比她更清楚了。


「天色晚了,我送妳回去吧。」江天樂揚起笑,試圖讓徐婉姈感到快樂。

他知道,一直跟在徐婉姈身邊的他最清楚了……
即使她不再開心、不再像以前一般開朗,他也要陪伴她,等到「那個人」再出現。

這是他答應「那個人」的!
他絕對、絕對要盡到好好照顧她的責任!

「謝啦!」徐婉姈拍拍裙上的灰塵,沒有把江天樂眼中淡淡的憂愁看進眼裡。

×

「程恩,你聽我說唷!那個壞女人一天到晚只想著要找我麻煩,真是討厭極了。」

賴惠如跟著袁程恩走到了圖書館,卻一點來讀書的意思也沒有。
她挽著他,驕傲的小臉上像是在向大眾宣布,身旁這個男人是她的!其他人都不准接近方圓一百公尺內!

「惠如,我知道妳想抱怨,但這裡是圖書館,不是告解室。」袁程恩戴上無框眼鏡,拉開置在自己腕上的小手,連看都不看地對賴惠如說著。

「可是人家……」

「夠了,累了就回家去吧。」袁程恩打斷了她的話,示意要她別再說下去了。

「好啦,那我在家裡等你唷!別把自己累壞了……」賴惠如笑著道,邊哼著歌走出圖書館。

 


見賴惠如確實離開自己的視線外後,袁程恩鬆了口氣,逕自拉開老位置坐了下來。
面對窗子的老位置,他想起了那抹自己最想保護的笑容。


「應付那種女孩比叫我去死還困難。」拿下眼鏡,程恩輕揉太陽穴,靠著椅背,他試圖讓自己的疲憊減少一點。

「如果是她……」就不會這樣吧?如果是婉姈……

他在心裡想著,卻怎樣也說不出口。

垂著頭,掩著雙眼,他不想讓任何人看到自己狼狽的樣子。

如果?現在還哪來的如果?

他自嘲著,自從那年,他捨棄一切尊嚴離開她身邊一樣,一切都回不來了。


“婉姈……
妳是不是覺得我很沒用?”


一個抬頭,窗戶外面,是徐婉姈和江天樂。


而窗外的徐婉姈也在不經意的情形下,瞄見了他。

四目交接的瞬間,同時想起了國二那年發生的事。

 


四年前,那場相遇。
改變了婉姈,也改變了程恩。

那天,飄著細雨。

有個女孩因為全身上下不合規矩而被留了下來。
有個男孩因為各科成績十分優秀而被留了下來。

「徐婉姈,妳讓我拜託一下好嗎?看看妳這身制服,改到都沒地方改了。還有耳朵上這什麼阿,妳是去參加化裝舞會是不?幹麻把自己扮得跟老巫婆沒兩樣。」班導拉拉徐婉姈的耳朵,朝著她數落了一番。
「尤其是這雙手,都不剪的,想用指甲謀殺誰?」

「威哥,這是流行。現在在街上已經看不見留著西瓜頭、裙子在膝下十公分外、制服最上面的釦子還會扣起來的好學生了,好嗎?」徐婉姈將髮絲撥到耳後,坐上辦公桌,開始說起了不合常理的守則。

「很好,我差點忘了妳這頭髮,妳才國二耶……染這種葡萄色做什麼?改天染個彩虹頭來上課,讓大家瞧瞧看。」

李威漢,徐婉姈國中三年的班導,雖然有點囉唆,但卻是徐婉姈長這麼大以來頭一次這麼喜歡一個長輩。

「威哥……你會讓人家過的吧?」她放低姿態,湊上李威漢身邊,試圖向他撒嬌。

「妳想的美。」他怎麼可能會上一個國二小毛頭的當!想用撒嬌來打發他?免談!

「那就拉倒,頂多我明天就頂個彩虹頭來學校好了。」軟的不行,那就來個間接威脅。

「徐、婉、姈!」李威漢一拳打在她頭上,額上的青筋告訴了徐婉姈:她不該再胡鬧了。

「唉……知道了,我今天回家就把頭髮染回原色。」無奈地擺擺手,不想再迫害自己的耳朵。

「我是為妳好,一天到晚跟校規過不去,成績也不好好顧,到時候哪間高中敢收妳阿?」李威漢托著頭,明明才二十幾歲的他,卻被眼前著個小妮子搞得憔悴不堪,已經蒼老到像個三十幾歲的中年人了。

「那是因為校規太嚴苛了,成績方面……我看到國字就想睡覺,看到數字就想昏倒,這樣怎麼讀書阿。」徐婉姈一臉不在乎的模樣,她早已放棄自己的成績了,考上高中還要花錢,她哪來的錢去付那些昂貴的學費?

「傻孩子……讀書氣氛是要培養的,像妳這樣,再多給妳一年的時間也讀不到什麼玩意兒。」

「可是……」


當徐婉姈想反駁李威漢的話時,卻被隔壁班的大嗓門給打斷了。
徐婉姈立刻摀著耳,視線朝那個大嗓門兼禿頭看去。

「程恩,這次成績出來了,果然還是穩穩地拿下第一名寶座。」

「謝謝老師。」名為程恩的男孩露出微笑,這讓原本正在捱罵的婉姈愣了兩秒。

那男孩有張清秀的臉蛋,鏡片下的他,眼睛清澈得嚇人,給人的第一印象就十分美好。反過來看看自己,唉,婉姈只是乾瞪著他的側臉。

「下次的考試也要好好維持唷,有什麼經濟上的困難就來找老師吧!我知道最近你家裡的狀況不是很穩定,自己好好振作。」大嗓門老師笑得合不攏嘴,還不時地看向李威漢,很明顯的在挑釁。

當然,李威漢哪來的本事跟人家比,一想倒是天堂到地獄的差距,他就頭疼!

「老師的好意我心領了,如果沒有別的事,我先回教室了。」他微微一笑,眼裡卻絲毫沒有笑意,而一向以視線2.0自稱的徐婉姈當然是將這一幕深深的印在自己腦裡。

「恩!」語畢,他向老師行了個禮,便慢步地踏出導師室。

 


「徐婉姈,看到沒?人家第一名就是這樣,連走路都有風了……」李威漢的視線從袁程恩身上轉回到徐婉姈身上。

「……。」徐婉姈只是靜靜的看著袁程恩的離去,她淡笑,似乎是想到了什麼。

「有沒有在聽我說話阿!?」對於徐婉姈的左耳進又耳出,他可真是無奈到了極點。
「喂!」這孩子神遊到哪去了?


徐婉姈快步地跑向程恩,不忘回過頭對李威漢說:「威哥!如果這次我的成績衝上前幾名,你要替我省一頓餐費唷!」最後回給他一個微笑,便不見人影了。

「有可能嗎?」威哥無奈地笑笑:「更何況我可沒答應呢……。」

×

「喂,等等!」徐婉姈叫住了眼前這位高材生,至少在她眼中兩人就是如此的差距。

「我們認識嗎?」回過頭,程恩對這個染了一頭紫髮的女孩一點印象都沒有,倒是對她的裝扮感到不滿,他輕輕地皺起眉。

「是不認識。不過我有事拜託你……。」徐婉姈喘了幾口氣,眼睛直盯著袁程恩。

怪了?怎麼跟剛剛對老師的態度完全不同阿?
對她,就一副人家欠他幾百萬的表情。

「既然我們不認識,我為什麼要接受妳的拜託?」

「算是當個好人嘛,我都誇下海口了,這頓餐是一定要到手的。」她說著他不懂的事,嘴裡還念念有詞。

「……妳希望,我幫妳什麼?」看著眼前這小妮子,他心裡想到的不外乎兩個字:「麻煩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
「--教我怎麼唸書。」

shelly804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李威漢
  • 為什麼我的名字出現在裡面ˊˇˋ
    改掉~~~!!
  • shelly8047
  • 抱歉,相信我不認識你
    這是小說耶...
    應該有很多人跟你同名同姓吧?


    我倆毫不認識
    一留言就是命令句
    感覺十分不妥


    如上述有造成您的不開心
    我道歉,也希望您不要造成我的不辨

    如果我們認識,你可以跟我說,也許是我記性太差了
【 X 關閉 】

【PIXNET 痞客邦】國外旅遊調查
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!

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(注意: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)

立即填寫取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