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倆,是朝著反方向前進。
你往右,我往左;你個性隨和,我個性傲慢。

誰說反方向則不能相遇?
繞了這麼一大圈,你我卻在起點的另一端會面。

×

「賴惠如!別以為妳家有錢有勢就可以這麼囂張!妳給我搞清楚,這裡是我管的,輪不到妳插手!」

一聲咆哮貫穿校園的某角落,少女的右手掄起拳頭,重重地落在賴惠如身後的紅磚上,險些劃過她那有些驚恐的臉。

「妳......妳要做什麼!」賴惠如本能地想退後,但背後的大牆不著痕跡地擋住她的退路。

「放心,我不會打妳。」少女收回拳頭,斑斑血跡滴在翠綠的小草上。
「我不會笨到讓妳有機會退我學。」少女撇撇嘴,眼神略帶不屑地瞧著她:「妳怎麼對待我的朋友,我就用三倍還給妳!」

少女輕撥著褐色的捲髮,懶得再跟她爭。現在,她只想離這個女人遠一點。

「徐婉姈!!」面對少女的警告,賴惠如氣得發抖,她緊握著拳,不甘居於弱勢。

「……。」徐婉姈停下腳步,回過頭直盯著她。

「你們這些只會使用暴力、說話威脅的野蠻人!」賴惠如憤憤地瞪著她,一句句欺辱就是為了激怒她。

「總比妳這個虛偽又沒有勇氣自己承擔的大小姐好。」她冷冷地說著。

「妳……」她緊咬著下唇。

從沒有人可以這樣對待她,她可是校長的女兒,說出來的每個字、每句話都像聖旨一樣,從來沒有人會不聽她的話。
直到徐婉姈的出現,這個強勢的女人竟然領著幾個學弟妹對她大呼小叫,當著全校師生的面欺侮她。

「妳這個沒人愛的女人、沒母親疼愛的野蠻人!!」

「賴慧如!!」徐婉姈再也不能忍受了,說她是野蠻人就算了,竟然連自己的家人她都要拖下水講。

她走向前,一雙美眸直盯著賴惠如,活像是要瞪穿她。

徐婉姈停在賴惠如面前,左手舉起,恨不得給她一巴掌。

「妳不能打我!」

「我、可、以!」

徐婉姈正打算動手之時,卻發現賴惠如嘴角牽著一抹笑……。


“痛……”


左手腕被緊緊捉著,徐婉姈回過頭看著打擾她的罪魁禍首。


「這裡是學校。」一句話說出,周圍的空氣降了好幾度。

「程恩!她剛剛想打我……!」賴惠如二話不說地跑到少年身後,緊捉著少年的衣服下擺。

「袁程恩……」徐婉姈使勁甩開他的手,右手輕撫著左手腕,而右手背上的血跡理所當然地進入袁程恩的眼裡。
「你別一天到晚壞我的好事。」

「我從不認為自己壞了誰的好事,只是某個人不斷用她那不自量力又裝不下什麼東西的腦袋在做傻事。」

「……。」

徐婉姈沉默了,一方面是因為被人用話侮辱,另一方面她卻氣自己喜歡上眼前這個品學兼優,個性正經八百,但卻嘴上不饒人的傢伙。

「哼!無話可說了吧!程恩,陪我回教室好不好?我怕走在半路上又被攔下來。」賴惠如挽起他的手臂,一臉「你不在,我會被欺負」的模樣,走前還不忘回過頭對徐婉姈扮張鬼臉。

「那個死八婆……」

瞪著那兩人離去的背影,徐婉姈不悅地踏著步伐,朝教室的反方向走去。

 

 

 

 

--那天,她翹課了。


 

shelly804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